回上層

新聞最前線

SAS CEO: 分析改變世界40年,創造了第一代知識型企業

2142441-12998-drg-window-head

文/吳寧川

SAS公司共同創辦人兼CEO Jim Goodnight在2004年被哈佛大學評為美國最偉大的商業領袖之一,同年他被Inc.雜誌評為全美25名最具魅力創業家。2011年,Forbes發表文章稱他為資料分析之王,當時SAS公司估值就超過了100億美元。

 

在接受《商業價值》(註1)採訪的時候,Jim Goodnight講述了他的創業故事,以及在過去的40多年如何用資料分析軟體改變世界的歷程。Jim Goodnight特別指出,SAS公司還是全球第一代知識型企業。在今天製造型企業苦苦向知識型企業轉型而屢屢失敗的時候,SAS已經探索出了一條知識型企業的管理之道。

 

第一部分:通知的力量

 

記者:您當初是怎麼找到第一批客戶?

JIM在60年代到70年代的時候,我在北卡羅納州立大學一個被稱為「實驗站」的工作小組,當時每個被贈予土地的大學都有一個這樣的「實驗站」,其目的是説明設計農業調查的實驗和資料分析。

 

我當時所在的實驗站,其目標是為了避免在分析農業資料時重複寫相關程式。當時我們意識到如果把資料的讀取與輸出放到磁碟片上整合到一個程式中,那麼就能在任何分析過程中反覆使用這個程式。

 

在那個時候,我們還是南實驗站大學統計組(University Statisticians of the Southern Experiment Stations ,USSES)的成員。在1969年我們把早期的SAS軟體介紹到了這個組織,他們很喜歡這個軟體。確實,沒有必要每一個實驗站都重複寫一樣的程式,於是他們就成為了我們的第一批用戶。 

 

從那開始,SAS軟體很容易就擴展到醫藥類客戶,因為他們在做臨床實驗的時候也經常要做計劃性實驗,因此醫藥界的大部分企業也開始採用SAS的軟體。我們在1976年的時候正式成立了SAS公司。

 

自此,SAS的分析及資料管理軟體不斷協助銀行、能源、政府、保險、醫療、製造、零售等行業的企業和組織,把原始資料轉換成為商業價值、更好地做出商業決策。

 

記者:過去40年,SAS是如何改變世界的?

JIMSAS一直居於美國以及全球的技術發展的領先地位。SAS協助銀行和保險公司使用資料管理及分析來偵測欺詐和反欺詐,以及實現更好的風險管理。這些核心技術也被製造企業用於改進產品品質,即把感測器和物聯網設備的資料用於生產線設備維修和停機預測。

 

隨著企業和組織收集、處理越來越多的資料,SAS協助零售、電信、醫療以及其它擁有海量資料的行業,從資料中挖掘客戶洞察、建立長期的客戶關係和可營利的商業模式。我們的大數據分析技術協助政府組織解決了大量的社會問題,諸如為自然災害的受害者找庇護所、追蹤流感和茲卡病毒等傳染疾病。

 

商業分析軟體讓企業能預測未來,從海量資料中看到未來趨勢。商業分析軟體還能讓企業基於資料判斷即將到來的事件,並據此快速做出決策行為。資料分析能讓企業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解決問題和創造機遇。有了SAS軟體的分析能力,物聯網設備能讓老年人獨立生活,洛杉磯政府能服務近10萬無家可歸人員,聯想能設計和製造出更好的PC與平板電腦。

 

記者:過去40年給你印象最深的用戶故事是什麼?

JIM我仍然還記得在SAS的早期,為美國農業部做資料分析的場景。那是一個神奇故事的開始,40年後的今天,SAS已經在全球擁有超過8萬家客戶,其中包括2015年全球財富500強中前100家公司的91家。

 

我們傾聽客戶的需求,並即時做出回應。舉個例子,曾經有一家亞洲領先的銀行想要計算投資的風險,當時這家銀行需要用18個小時才能處理完所有的資料,所以在次日金融市場開業的時候,這家銀行拿不到計算好的風險水準。這家銀行的風險主管問我們能否加速分析的進程,這促使了SAS研發出高性能分析產品,擁有了在幾分鐘甚至幾秒鐘內分析海量資料的能力。

  

大數據分析不僅能夠改善商業和業務表現,還能改進人們的生活。當尼泊爾發生了地震的時候,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IOM)需要緩解救援壓力,SAS於是説明這個組織分析避難所的資料以更好地分配資源。

 

使用資料和分析,SAS的用戶創造了很多神奇的故事,我很自豪能持續幫助他們。

 

記者:SAS公司如何用自己的軟體改進自身的營運?

JIM對,我們確實也用自己的軟體來改善公司營運。舉例來說,我自己把SAS軟體當作報表的儀表板來觀察公司的績效表現;我們用自己的軟體來預測,何時是把新軟體產品推向市場的最佳時機;我們用自己的客戶智慧解決方案來更好地理解SAS的用戶,據此改進市場行銷活動以更好地與用戶溝通;我們用自己的資料管理解決方案來確保使用者資料的準確性和一致性;我們用SAS Enterprise Miner企業資料採礦工具來對銷售機會進行評分和建模,從而把最佳銷售機會交到銷售團隊手裡;我們用SAS Visual Analytics視覺化分析工具來分析我們的市場表現,視覺化分析讓我們能一眼就看出市場行銷活動做得如何,以及對銷售機會或企業營收的影響。

 

記者:過去40年,您是否遇到什麼挑戰或艱難時期?又是如何克服的?

JIM與其說是艱難時期,不如說是轉捩點。在公司早期的80年代,當小型電腦和PC出現的時候,我們的軟體產品還只能在大型主機上運行。我們必須解決軟體產品在不同計算平台的可攜性問題,而這就需要用全新的程式設計語言來重寫我們的軟體。這個軟體重寫的工作,整整把下一個軟體版本推遲了一年。但堅持軟體的可攜性是非常正確的選擇,否則我們就永遠不可能離開大型主機,那麼也許我們今天就不存在了。

 

在90年代,我們大量投資研發垂直產業的解決方案,比如針對市場行銷的客戶智慧產品、針對金融產業的詐欺偵測和風險管理產品、針對醫藥產業的新藥品應用分析等,這是因為我們意識到企業使用者更需要把專業知識和產業知識寫進軟體裡。

 

下一個挑戰是當資料量越來越大時,如何創新我們的演算法模組。例如上面提到的那家亞洲領先的銀行需要加速分析的進程,於是我們重寫了演算法以把資料留在記憶體裡處理,並在數百台伺服器上實現了分散式運算,這樣就把原來數天或數小時的計算時間壓縮到了幾分鐘。最近,我們觀察到了以雲端運算方式使用軟體的需求,於是我們在今年四月發佈了針對雲端運算的新軟體架構SAS Viya。

 

除了產品外,我篤信人的價值。在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開始的時候,我們的客戶因為擔憂長期經濟衰退而大幅消減了預算,整個分析軟體行業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我們的競爭對手們紛紛宣佈了大量裁員,SAS的員工也開始憂慮。我知道這將衝擊生產力,於是在2009年1月我通過網路直播告訴全球的員工-SAS絕不裁員,當然我也要求大家謹慎開支。於是員工們繼續投入到工作崗位,而2009年我們實現了創新高記錄的業績。

 

記者:SAS如何應對競爭對手?SAS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 

JIM很多IT企業都把注意力轉到分析市場,包括IBM、微軟、甲骨文、SAP以及一些小型供應商。

 

我們一方面不斷觀察競爭對手的動向,另一方面把戰略重點放在傾聽客戶的聲音上。通過理解客戶面臨的挑戰和機會,我們創造軟體來應對這些挑戰與機會,讓客戶更加成功。

 

這一方法論促使我們開發了反洗錢解決方案-當我們與銀行客戶溝通的時候,瞭解到他們面臨的新法規需要大量複雜的報表。

 

創新是SAS的核心競爭力。與競爭對手不斷收購新技術的做法不同,我們不斷吸納頂尖的人才,因為我們相信有機的創新(Organic Innovation)。而收購新技術公司的做法,需要把併購來的技術與人才整合到現有的企業裡,這往往會讓現有的業務減速。

 

記者:您對SAS的發展是否滿意?請展望未來40年的SAS

JIM我從未對現狀滿意過,我們不斷嘗試更好的方法和解決新的問題。物聯網正在製造海量資料,這將改變現有的工作與生活狀態。製造業、能源與零售業等都需要從資料中挖掘價值。城市需要改進服務和基礎設施,這為政府產業帶來了巨大的機會。我們不斷在機器學習方面獲得進展,也不斷優化網路安全軟體來偵測網路入侵。我們幫助企業更好地理解用戶及預測用戶需求,我們把分析帶到了「雲」裡。我們在專注於分析的同時,不斷加入新產品、新應用、新功能以應對新的業務挑戰和新興技術。

 

記者:過去40年裡,統計學有哪些進展?SAS如何輔助統計學的發展?

JIM冷戰時期美蘇太空競賽引發了美國政府、學術界及企業對新技術、計算和統計研究的巨額投資。現在生活中無處不在的技術,在某種程度上都可以追溯到太空競賽中。

 

在技術爆發的同時,資料也在爆發式增長。統計學是SAS程式設計語言的基礎。我們的角色是創造相關軟體,實現統計最佳實務,幫助企業更好地決策。儘管我們的軟體變得更加專業化和趨向複雜,統計及分析仍然是我們的根基。

 

面向未來,我將集中力量於確保SAS及其用戶能夠有足夠多的統計及分析人才。現在企業很難找到具有專業統計技能的員工,通過資料分析來改進企業營運。當分析越來越成為企業的必要組成部分,對於具有統計技能員工的需求只會日益增加。為此,我們推出了「SAS Analytics U」校園專案,為教師、學生、學術工作者等免費提供我們的軟體和培訓,我們還與全球很多大專院校合作推出了統計和分析的認證及學位項目,包括北卡羅納州立大學的第一個分析專業碩士學位。

 

記者:演算法將統治世界嗎?SAS在其中將扮演怎樣的角色?

JIM隨著物聯網的來臨,工廠、智慧汽車、智慧電網、手機及可穿戴設備等的內嵌感測器每天都在產生海量資料。如此龐大的資料量,無法依靠人工處理,也無法用人工從資料中挖掘出隱藏的趨勢和模式。這就是分析的關鍵性角色,它把原始資料轉換成有用的資訊,這些有用的資訊能夠創造更加安全的藥品、健康療法、高品質產品、強化使用者關係、精確預測及降低的詐欺與浪費。

 

SAS將持續與用戶溝通,理解市場與技術的變化,不斷適應這些變化,以把分析放在解決問題和創造機會的核心位置。 

 

第二部分:創新領導力

 

記者:您有何世界觀?您相信什麼,又不相信什麼?

JIM我相信求真務實(Esse Quam Videri)的領導哲學,這是來自我家鄉北卡羅納州的箴言。我不追逐那些流行的領導力趨勢,我相信只要夠真誠可靠,人們就會相信你。真誠可靠的領導並不一定完美,但他們對於自己所做的事情充滿了熱忱,實踐時保持言行一致,在做決策時也會考慮其他人。

 

記者:SAS公司有著非常獨特的企業文化,為什麼是這樣?

JIM我們的員工是第一代純知識工作者。憑藉自己頭腦來工作的人們,需要不一樣的工作環境。我們創造了這樣的工作環境,它消除了外部干擾、照顧到員工的個人需求,如此員工就能自由的創造和創意。技術產業發展非常快,我們必須要確保持續的創新。經過了長期的實踐後,我們認為這種方式能夠獲得高員工留存率,這節省了招聘和培訓的成本。所以整體來說,SAS現有的企業文化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記者:您怎麼定義領導力?如何定義創新和創意的領導力?

JIM真正的領導力,背後總有一個真實的追求。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的追求就是不斷探索商業、科學和社會的無限可能,並邁向卓越。

 

我的領導力包括了三個要素。首先,是尊重員工。如果認為員工能創造與眾不同的產品,並按此對待他們,他們就會與眾不同。SAS的員工都很快樂,快樂的員工創造快樂的客戶,這就是我們的商業秘密。

 

其次,我相信回饋社區。但為了有真正的影響力,慈善就必須要專注,需要有一個目的。我選擇關注教育,因為我關心人們為社會做貢獻的能力。如果我們不能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領域產生更多畢業生去推動下一個大議題的話,我們經濟優勢就會迅速消失。

 

第三,你需要勇氣去做出非凡的決定,有的時候甚至是看起來與業務邏輯相悖的決定。在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時,大多數科技公司都裁員了,但我沒有這麼做。我的目標高於擴大業務,同樣的目標也讓我做出公司不上市的決定。也許上市的話就能獲得豐厚回報,但這不適合於我的整體使命。一旦瞭解了真正的目標,就比較容易對艱難的決定做出決策。

 

至於說創新和創意領導力,有這樣幾個原則:

  • 給員工提出挑戰。工作滿意度調查顯示,人們甚至把具有挑戰性的工作看得高於薪資回報。知識型員工喜歡解決問題。
  • 讓員工孵化更多的點子。我每週都親自看一到兩個新產品展示,那些看起來最有前景的產品就能獲得資源。
  • 失敗並不是被開除的原因。我們鼓勵員工承擔風險,這樣才能為未來做好準備。
  • 不要沉迷在過去的成功上。記住不管你的產品有多偉大,總有人已經在開發下一個偉大的產品。
  • SAS企業文化顯示:為知識型員工消除干擾就能提升員工的滿意度、健康和創意水準。

 

記者:如何在管理多樣性和團隊精神之間平衡?

JIMSAS的文化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這個信任的一部分是相信員工會把團隊的成功擺在個人成功的前面。我們有一個非常協作的工作環境,也鼓勵員工以適合自己和自己團隊的方式完成工作。我們為全球的辦公室和分公司提供遠端協作的資源,鼓勵大家像一個團隊那樣工作。我們會招聘那些符合公司文化的員工,他們能夠在互相協作之中獲益,同時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成功。我們對員工個人的努力也有所回饋,比如年度CEO卓越獎就是獎勵給那些能代表SAS價值觀並在工作所有方面都卓有建樹的員工。即使是這樣的個人獎,它也是由所有相關同事和同級員工提名的。

 

記者:您如何管理那些聰明但難管理的員工?

JIM我反對事事插手的管理方式,沒有必要事必躬親。我聘請員工來,同時給他們足夠的自由度,他們就能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們聘請了很多極為聰明的員工,他們不停地創新。我們有一個扁平的、簡單的組織架構,而不是層層管理。我們的組織架構是可流動的,員工可以快速切換不同的工作崗位。

 

我們在招聘員工時就注意與企業文化的相容性。我們的企業文化非常強調互相協作、彼此支援,因此員工也要適應這樣的工作環境。由於招聘的時候就注意了文化基因,因此避免了那些難以管理的員工。我們推廣互相信任和透明的企業文化。如果企業文化滋生不信任的話,那麼將極大削弱創新和創意的能力,客戶也將受到影響,最終將影響企業營收。而企業營收被削減的話,企業就無力為員工提供較好的待遇。這樣就形成了惡性循環,導致企業員工整體不開心、生產力低下。所以,讓員工開心,是我們的優先任務。

 

記者:如何維繫一個簡單的企業文化?背後有沒有什麼統計模型?

JIM我們刻意保持了一個扁平的組織架構,這更多是關於對行為模型而不是統計模型。我很厭惡官僚主義,它殺死了創意和透明的溝通。我不鼓勵搞小團體。

 

記者:您怎麼定義幸福與成就?如何平衡二者?

JIM我喜歡程式設計,所以我總會找時間程式設計。對我而言,程式設計是一種創意的出口,這讓我非常快樂。我很幸運,能把工作與喜好結合起來。

 

記者:您有什麼書可以推薦?

JIMDavid McCullough寫的《The Wright Brothers》(註2)

 

*註1:《商業價值》為中國商業管理月刊,關注商業創新、產業趨勢、技術與網路發展變革

*註2:萊特兄弟創造了世界上第一架飛機。本書介紹了來自美國俄亥俄州的自學成才的萊特兄弟倆如何克服各種困難,將人類幾百年的夢想變成了現實,實現了人類歷史上最驚人的壯舉。

回上層